钱诗贵日记:画家张玉宝从圆霖法师31年游

发布时间:2018-03-13 17:24:18 编辑:

  
  2017.12.09


  左笔钱诗贵
  张玉宝的画充满了禅意,一看便知得圆霖法师之真传。
  张玉宝本身也是个传奇人物,自9岁便与圆霖法师结缘,这张照片就是圆霖法师和9岁的小玉宝合影。张玉宝自此从其游31年,直至其圆寂。
  因为是圆霖最得意的俗家弟子,张玉宝常伴其左右,见证了师父和赵朴初、茗山、林散之等高人的友谊,实为幸事。

  一

  圆霖法师是谁?
  圆霖  法师(1915.9—2008.5)号大雄山人、山僧,有金陵第一高僧之誉,当代禅画宗师。世寿93岁,出家梵行6O余载。32岁时出家,36岁拜黄宾虹先生为师。法师修行之余,兼修书画,其山水、人物、花卉、书法皆精妙,以禅墨接引众生,悲愿如海,直指人心。是继南唐巨然、五代贯休、南宋牧溪之后,中国禅画又一高峰。生前为南京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,南京江浦狮子岭兜率寺主持。
  ?

  张玉宝出生于1968年,居江浦。9岁时见一和尚去浴室洗澡,待其出门,竟尾随其步行45里上山入寺,夜宿佛堂。
  此和尚就是圆霖法师,见状大惊,问其何来,小玉宝回答不出。圆霖只得陪其摸索着往山下走,直至江浦,方识家门。
  小玉宝父母找了一夜,快急疯之时,见其归来,急问失踪原因。圆霖法师上前打了圆场,免去了小玉宝皮肉之苦。
  临告别时,摸着小玉宝的头,充满了怜爱,嘱其父常带小玉宝入寺,表示愿教其书画。
  自此,小玉宝每星期必去寺里,圆霖法师叫其手拿毛笔,站在寺内大树前,用心观察树的变化。叶动手亦动,枝摇手亦摇。
  一连几年皆如此,圆霖法师只吩咐小玉宝对树画影,并没教别的。
  小玉宝因为只要见到圆霖法师便心生欢喜,也就不想别的,一心按要求去做。

  圆霖法师很喜欢小玉宝,留其同室休息,讲述拜黄宾虹学习的经历。     晚年的黄宾虹眼睛模糊,生活不便。每天早晨,圆霖法师跪在床前为起穿衣,马桶上方便,擦洗干净;晚上再照顾恩师上床。     小玉宝很聪明,便对师父说:“我也要照顾您一辈子。”    果然,自此张玉宝读书学习、工作之余,主要的事就是陪伴着圆霖法师。     圆霖法师每当有事,总要带着张玉宝,让其有了更多接触高人的机会。     

  二

  这张照片中间就是身高1米82的圆霖法师,左为茗山法师,右为张玉宝。
  此时的张玉宝已长大成人,快到2O岁了,随着圆霖法师前往镇江焦山定慧寺拜访茗山法师。
  茗山法师(1914—2001),江苏省盐城县西乡人氏(今属江苏建湖)人。自幼随母信佛,19岁在家乡的罗汉院剃度出家,20岁到镇江焦山定慧寺受具足戒,1933考入佛学院第一届肄业,先后担任定慧寺、栖霞寺方丈、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、副会长等职。佛学造诣高深,精诗文、擅书法,著有《茗山文集》等。

  两位高僧相对,除了研讨佛法之外,便是品茗、诗文唱和,张玉宝侧立垂听,受益良多。
  分别后,张玉宝充当了两位高僧的信使。忽一日,圆霖法师吩咐张玉宝送五罐菜籽油去与茗山法师,并转送一封信。
  茗山法师读罢信,犹豫了半天,还是将挂在床头的一副弘一法师书法取下,用红布包好,一再叮嘱张玉宝,一定要安全带给圆霖法师。
  原来圆霖法师是用菜籽油换弘一法师墨宝。茗山法师尽管不舍,最终还是忍痛割爱了,他知道,圆霖法师是写弘一体最好的书家了,送与他应该是物有其值。
  这幅字是弘一法师的书法精品,内容很有内涵,写的是:“唯有生死一大事,其它什么都好说。”足见弘一法师看的真透啊!

  三


  同为黄宾虹弟子,圆霖法师和林散之的师兄弟关系非同一般。
  林散之(1898.11.20-1989.12.6),名霖,又名以霖,字散之,号三痴、左耳、江上老人等,诗人、书画家,尤擅草书。1972年中日书法交流选拔时一举成名,其书法作品《中日友谊诗》被誉为“林散之第一草书”。赵朴初、启功等称之诗、书、画“当代三绝”,被誉为“草圣”,林散之草书被称之为“林体”。
  到了晚年,两人来往更频繁了。每次相见,林散之不叫师弟别的,直呼“拄拐棍”,大意是拿其写字软开心。圆霖法师直呼师兄叫“鸡爪子”,拿其右手伤残斗趣。说完后,两人哈哈大笑。张玉宝不敢笑出声,只好抿着嘴搀扶着二老上坐。

下页更精彩: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本文已影响784
+1
0

相关标签

法师   画家   日记   钱诗贵   张玉宝
最新推荐
热门推荐
精华推荐